忍者ブログ

花のしずく

美丽的母親河--淇河
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コメント

ただいまコメントを受けつけておりません。

美丽的母親河--淇河


春暖花開、草長鶯飛的四月,一別17年的大學同窗好友來鶴壁出差,與好友相聚,除了享受鶴壁美食,自然少不了介紹這座美麗的豫北小城,遊覽“悠悠”的淇水。

好友來自省會城市鄭州,第一次來到鶴壁便對這座小城充滿了興趣,街道寬闊整潔,路邊花紅柳綠,各式建築高低錯落有致。這裏沒有大都市擁擠的人海、車流、喧囂和快節奏的生活,帶給人一種安逸、舒適的生活狀態。

到鶴壁,自然要帶好友去看淇河。淇河緊臨鶴壁新區,如果說鶴壁新區是一個英俊的的陽光少年,那淇河就是一位溫婉的柔美女子,她古老而美麗,從太行山的崇山峻嶺中奔湧而出,河水清澈見底,魚蝦隨處可見,享有"北國灕江"之稱,成為我們鶴壁人休閒放鬆的天堂。

淇河是一條盛產詩歌的河流。現存歷代遊覽吟詠淇河的詩文有300多首,在《詩經》中,有39篇詩歌直接描寫淇河風光,“淇水湯湯,漸車帷裳。”“淇水悠悠,檜楫松舟。”這些詩句,生動地描寫了古人遊覽淇河時的情景。李白在《魏郡別蘇明府因北遊》中寫道:“淇水流碧玉,舟車日奔沖”,杜甫也在《洗兵馬》中寫道:“淇上健兒歸莫懶,城南思婦愁多夢”。

當我剛向好友介紹起淇河時,她便驚詫地問:“怎麼每個鶴壁人都和你說的一樣?”,我說,淇河是我們鶴壁人的母親河,大多數鶴壁人都是喝著淇河水長大的,甘甜的淇河水養育了150萬淇河兒女,孕育了豐厚的鶴壁文化。

淇河沒有長江的奔放,沒有黃河的雄壯,但我對她卻情有獨鐘。淇水悠悠已流淌了數億年,直到今天,她依舊那麼秀麗、透澈、端莊,她純潔的美就像我和好友20年的友情一樣。

踩著春意盎然的腳步,飛揚著美麗的心情,驅車數分鐘,我們便來到了淇河國家濕地公園。站在山坡上極目遠眺,上千畝的淇河濕地便湧入雙眼,碧玉般的淇河水姿意橫流,簡陋古樸的小橋,使人不禁想起“枯藤老樹昏鴉,小橋流水人家”的美景,青青的楊柳宛如一個個婀娜的仙女,靜靜地守護著美麗的淇河,一叢叢嫩黃的小草正努力從大片枯萎的草叢中掙脫出來,給四月的淇河帶來一片生機盎然的景象。

淇河濕地公園沒有大規模的人為造景,只是為方便遊人行走,沿河邊修建了蜿蜒的棧道,這樣的淇河透著自然、和諧、生態的原始風貌,宛若一個剪著劉海的鄉下女孩,靜靜地站在田野間。

沿著棧道,很快來到淇河邊,潺潺的淇河水透著清秀自然的美,令人陶醉。好友迫不及待地和淇河來了個親密接觸,把手放在清清的河水裏,體會著她的溫柔,站在河邊的石頭上,用相機留住淇河秀美的景色。

河邊,一群受了驚嚇的小魚箭一般四散逃離,幾只藏到了水底的石頭下,只露出半個小腦袋,警惕地張望著。遠處,一群只有線頭般大小的小魚苗,頗有初生牛犢不怕虎的精神,完全不把我們這些不速之客放在眼裏,依然排著整齊的隊伍在水中遊來遊去,像一群稚氣未脫的小孩子在舞臺上跳著歡快的舞蹈。幾只青蝦似乎也不太在意我們的到來,只是悄悄地把身體隱藏到河邊的水草中,我們便尋著青蝦的蹤跡,悄悄把手伸進水裏,慢慢靠近,然後雙手猛的把它們從水裏撈出來,不一會,十幾只青蝦便成了我們的戰利品辦公室搬運

遊淇河,不由想起上大學時和好友一起遊洛河時的情景,想起大學生活的點點滴滴,想起那些曾經懵懂的青春歲月。大學一別17年,如今我們已近不惑之年,回首,時光的腳步無聲無息,歲月,在不經意間,已悄悄改變了青春的容顏。上大學時,總以為漫長的歲月很快就成了昨天,往日所有的人和事,已悄悄的,成為時光的佈景。而一些人、一些事,總是在不經意間,觸動心靈深處敏感的靈魂,或悲或喜,不能自己植眼睫毛

似水流年,歲月荏苒,時光總是無情的帶走某些東西,然後讓人懷念。一個個回憶,便成為人生中美麗的風景,就像這汩汩流淌著的淇水,把美麗的景色深深地印刻在心中,永遠無法忘懷。也許我一生永遠平淡如這淇水,永遠平凡的如一株小草、一粒微塵,但心中有了永遠的記憶和牽念,如水的歲月裏,就會氤氳著一抹磬香相伴。

行路匆匆,又是離別時,此一別,不知後會又是在何期?好友乘車離去的瞬間,淡淡的感傷湧上心頭。

淇河美景,好友留在了手機裏,或許,在以後的歲月裏,在某一個靜處的時刻,好友會偶爾翻起那些圖片,想起那年的四月,那條美麗的淇河;或許,無論歲月怎樣流逝,人生多麼荒涼,一汪清澈的淇水,在心間,永不曾忘卻拉菲紅酒
PR

コメント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No Name Ninja
性別:
非公開

P 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