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者ブログ

花のしずく

請許我,陪你看落花
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コメント

ただいまコメントを受けつけておりません。

請許我,陪你看落花


我所念及的人,此刻在遠遠的他鄉,你的微笑很美,似春天的花蕾,孕育的季節,一切在萌芽狀態。四月了,你那仲春海棠也快開齊了吧?我這的春呀,慷慨的散發著香氣,新生的草綠的發亮,桃花如人面,朵朵娉婷,只是新春的太陽還不夠暖,天卻很高很亮了,淺藍的一片,清麗自然。看,華燈已初上,有微風拂過臉龐,它在低吟,仿佛是從你的那個城市奔赴而來,伸手,什麼也抓不住,掬了一捧淡淡的傷感。

夜晩的千帳燈,仿若天上的星星點點,我在自己的城堡望見了蒼穹,以為是你來了,些許的疼。你的一江春水,是那麼清澈透明,讓人刻骨入心。燈半昏,月半明,我手裏捧著一本書,卻一個字也讀不進去。泗水之濱,一朵蓮心,篆刻的城和人落款在四月的梅雨季節裏。孤單的小城外,昏暗的格調若有若無,我依舊跋澀在你寂靜的長廊,想像著你城市裏美麗的憂傷,我就像賣火柴的小女孩,點亮世間的煙火,表演給你看,我想用最喧鬧的方式一個人寂寞。

沒遇你之前,我的生活是在繡花,我說過自己是光陰的繡娘,只是從走線上看有此淩亂。遇見你之後,針腳變細膩了,想把整個靈魂都給你,連同任性的壞脾氣。

回想那年夏天,我們光著腳丫一起看海,你把一只手搭在我的肩上,另一只手握著我的手,我們一起眺望遠方的海平線,一起聆聽海浪拍打礁石的美妙聲音。天際覆蓋的邊緣厚厚的積雨雲被染紅,仿佛黃昏下海的那一端有什麼事發生。就是那樣靜謐的相擁,幸福在那一刻凝固。於是,我很放心,想看到你溫柔的臉,搖曳著心中的纏綿,情深的目光,如曲韻潺潺,如七裏香,繽紛了十裏長堤。

只是生活沒有更多的童話,都是平淡中緩緩前行。一分流水,二分塵土,三分春色,四季如常。閒庭信步,我們走在東山的日出,走到寧靜深處的黃昏,一起穿梭在都市的叢林裏。在煙青色的日子裏,細細的咀嚼光陰,描摩時光流韻帶給的詩情畫意。夢裏的樹下,心似花海,只要有你在,沒有惱人的憂傷,我的詩行也滴墨生香,心存陽光,處處都覺得好溫暖。人生幾回忘情歡,這一曲千年的瑤琴奏響,令人沉醉不己。既己奈河橋上回眸,請許我,陪你看落花,觀流水,願陪你滇沛流離。

古有卓文君為了司馬相如放下千金之身,與之在小酒館刷盤洗碗。而從小悲觀的三毛自從遇見了荷西,幸福而快樂,二人在沙哈拉沙漠的小鎮阿尤恩結婚,三毛也是為愛滇沛流離,只是命運坎坷的她,終是一個孤獨的人,愛人早早的離她而去。我只知道,“誓言是站在河中央的樹,死亡前拒絕一切漂流。它要讓時間明白,我的陪伴根深蒂固。”愛很輕,也很堅定,只因來了,就無法悠閒的在碧水藍天漫步,只能懷揣著那朵念想,一路輾轉,守一枝獨秀,足矣。我不怕山階如梭,不怕驚濤泛波,溫暖的力量,不是西風能吹散的,持續至終,才能長久。

很多時候,心被現實逼迫的喘不過氣來,有些惶恐,我們在尋找愛情的途中一路跌跌撞撞,那些為愛受過的傷,像極了午夜流淌的明月光。

於是,學會了漸漸收斂鋒芒,收斂自己的倔強,小心翼翼的把自己包裹在厚厚的硬殼裏,然後用水泥固封,不去輕易觸碰。只是,遇見你,早就在心中寫下了無悔,縱然,這個世界偶爾冷漠,我想把我們彼此安放在山河永寂裏。不需要太多的姿態,既已花開,也能成就驚鴻一瞥。這情值得去追隨,只因已抱成藤纏樹,一邊淺笑一邊守候,心中有所愛,才可以讓你癡,讓你醉,情馨,緣香,是一抹姹紫嫣紅,是甘願。
PR

コメント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No Name Ninja
性別:
非公開

P R